<th id="8xqfv"><pre id="8xqfv"><rt id="8xqfv"></rt></pre></th>
  • <button id="8xqfv"><acronym id="8xqfv"></acronym></button>
      <rp id="8xqfv"><ruby id="8xqfv"><input id="8xqfv"></input></ruby></rp>

    1. <th id="8xqfv"><pre id="8xqfv"></pre></th>
      <em id="8xqfv"><tr id="8xqfv"></tr></em>

    2. <button id="8xqfv"><acronym id="8xqfv"></acronym></button>

      <rp id="8xqfv"><object id="8xqfv"></object></rp>
      <li id="8xqfv"><acronym id="8xqfv"></acronym></li>

      <dd id="8xqfv"></dd>
      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      第59章 豪士红颜 缘定三生

      “冷云帮”苗疆奏捷的消息,如一阵狂风般吹拂到武林中的任何一个角落,再加上濮阳维的少林之行,力斗少林的三大高手,这些脍炙人口的传说,已被一些好事之人,绘声绘影的传扬开去。

      因而,当濮阳维等人大队回山之际,便不得不尽量隐密行?,以免应付各地分舵弟子与武林人物的那些高迎远送的繁文缛节……。

      这一日,众人来到距淮阳山不远的三十里铺。

      各人并未入镇,便在一处农家歇了,略进干粮。

      他们之所以如此,便是怕风声传开,会有江湖中人前来求见纠缠……正在各人高声谈笑吃喝之际,濮阳维忽然传令召集所有“冷云帮”中各人,齐集在这农家厅屋之内。

      这时,自己立于厅室正中,面容微笑的注视着各人。

      这异常的举动,不由得使“冷云帮”群豪个个莫名所以起来,二十多双眼睛,便似二十多双利剪般,齐齐注视在濮阳维那英挺的面孔上,期待着他揭开谜底……。

      这时濮阳维双拳一抱,尔雅的做了一个罗圈揖,然后,他在室内踱起方步来。

      众人的目光随着他移动的脚步,在来回移动,心中亦各自猜测,这会是件什么大事,而竟值得这雄震天下的“冷云帮”一帮之主如此慎重……。

      “绿娘子”方婉,心中更是大疑?这些日子以来,她朝夕与濮阳维相处,情感已在无形中直线上升,但,她仍不敢抱太大的信心,因为,她已失望得太多了……。

      忽然,濮阳维停住脚步转身向着众人。

      他深深的吸入一口气,像下了极大的决心般大声道:“在下今日召集各位至此,乃是宣布在下本身的一件大事……”

      此言一出,“冷云帮”各人不由略显骚动起来。

      他们不知道,自己平素一向敬畏有加的帮主,忽然说出此话,是指什么而言……。

      甚至,连老谋深算的“八臂神煞”顾子君,与“黑水一绝”孙寒,“生死判官”褚千仞等人,亦估不出濮阳维是在弄的什么玄虚!

      “七煞剑”吴南云,“双连掌”浩飞等人更是满面焦急,十分紧张的注视着濮阳维。

      他们心中忐忑不安,不知濮阳维此言用意何在?

      一个全帮之主的决定,不论他是对自己,抑或是对全帮,总是一件切身要事啊。

      濮阳维望着各人那期待焦虑的面容,微微一笑,说道:“这件事,在下已深思熟虑了一个月之久,现在,做了最后的决定。”

      他尚不待另一次焦虑的神色自各人脸上浮起,已大声说道:“目前本帮强敌,已大部被歼,恩怨多已了结,是而在下决定,此次回帮之后,即将择日成亲,此虽为在下私事,但诸位弟兄与在下生死患难与共,建立本帮,仍请诸位不吝,多赐卓见。”话甫出口,濮阳维那俊挺如玉的面孔,泛起一阵红晕,就好似白玉抹上一层赤云般。

      所有在场的“冷云帮”群豪,在怔愕了一-之后,立时齐齐狂声欢呼起来。

      各人跳跃着,高叫着,好似疯狂了一般,如雷似的呼声,几乎要将这幢并不结实的厅房震塌。

      这意外的喜讯,不由得使“冷云帮”的每个人都欣喜不已。

      他们冷面铁心的帮主,即将成亲,这真是一件天大的喜事啊……“绿娘子”方婉早就由浩飞告诉过她,关于白依萍,与徐妍容的事。

      只是,她并不灰心,她仍以自己的感情去热爱濮阳维,只要濮阳维能接纳她这份情感,那么,即使要她为他做任何的牺牲,方婉也会心甘情愿,她并不嫉妒,只要濮阳维能够爱着她,她已很满足了……方婉此刻面色十分苍白,而且,芳心更是在剧烈的跳跃,因为自己的终生幸福,就将决定在眼前这一-那在濮阳维即将流露的一句话中……“天山独鹤”华一杰急步上前,他怜惜的扶着自己这过份激动,而身躯在微微颤抖的师侄女。

      同样的,华一杰心头一亦是十分紧张。

      “七煞剑”吴南云大步踏上,诚挚的握着濮阳维双手,激动的道:“帮主,恭喜你!”

      濮阳维颌首一笑,尚未说话,顾子君也大步上前躬身道:“尚请帮主示下,未来帮主夫人为哪家闺秀?也好让全帮上下瞻仰一番。”

      这句话,正是在场所有的人都期待的一句话。

      因为“冷云帮”目前各人,都知道自己帮主的那一段缠绵悱恻的情债,尤其是,身为主角之一的“绿娘子”方婉,就在眼前。

      这时,所有的人,都肃然无哗,静默而紧张的等待着濮阳维宣布他未来的妻子,也就是“冷云帮”的帮主夫人为谁。

      濮阳维的面色更红了,红得令人吃惊。

      因为“冷云帮”群豪从未见过自己帮主的神色如此窘迫过。

      濮阳维又长吸了一口气,好似藉此来镇定自己过于紧张的神经般。

      他这时微微仰头,面上神色湛然,沉声道:“与在下缔婚之人乃是……”

      “绿娘子”方婉,较之在场所有的人更为紧张,身上每根神经却好似绷紧了的琴弦一样,她已几乎紧张的窒息过去,然而,她仍簌簌颤抖着,倾听下文。

      濮阳维这时微微一顿,续道:“乃是,华山‘白雁’白姑娘……”

      此言一出“冷云帮”诸豪已欢声雷动,“绿娘子”方婉却觉得眼前一阵迷蒙,头脑昏眩,好似大地在沉沦一般!

      她一再告诫自己:“支持住,支持住……”然而浑身却像虚脱了一般,说什么也难以站稳。忽而濮阳维的声音又响道:“还有……天山‘绿娘子’方姑娘……与‘粉面罗-’徐姑娘!”

      “绿娘子”悚然一震,全身机伶伶的一颤,她倒底是听见了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儿,当众宣布了自己为他终生相伴的妻子!

      虽然,尚有另外两个女郎,但是,她已觉得很满足了,真的很满足了。

      因为,至少她能真正名正言顺的,去挚爱濮阳维,而自己,正是他的妻子……她想得很多,但却又一点儿也记不住。

      她只觉得太多的幸福,与喜悦向她包围,耳际尽是如雷般的欢呼。

      于是,她的头脑一阵晕眩,眼前的万物在转动,呼声道喜声,逐渐向她袭来,这么洪亮,这么杂……忽然,“天山独鹤”华一杰抹去了眼眶激动过度的泪水,低头一看,不由得惊呼道:“啊,婉儿……你……你怎么了?”

      “绿娘子”方婉,这时满颊泪痕的晕倒在华一杰怀中!

      就在濮阳维的语声讲到“刑堂吴堂主,将与在下同时回山之后,与芙蓉堂秦堂主缔结百年之好之时……”

      此刻,华一杰的惊呼倏然传入他的耳中。

      濮阳维急掠到方婉身旁,惶然低头瞧视。

      于是,他又舒了一口气,知道自己尚未过门的妻子,只是因为太多的兴奋,而暂时昏厥而已。

      他忙请华一杰,将方婉扶入内室休息,俊俏的面孔上却闪耀着焕发的神光,这是爱的光辉啊。

      濮阳维现在比日常更显得英挺潇洒……“七煞剑”吴南云,亦高兴的手足无措,在接受厅中各人的道贺。

      “力拔九岳”俞大元,更是热泪盈眶,在为小主人成家立业而欣慰……。

      “双连掌”浩飞亦大步向前,忘形的摇撼着濮阳维的肩头,朗声说道:“好哇,连这么要紧的事也瞒着老哥哥,老哥哥这一回可要独居首功。”

      濮阳维微感一愕|随即笑道:“哼!婉妹妹之所以会闯到苗疆黑石岭上去,大概便是你出的主意?”

      浩飞哈哈大笑道:“若非老哥哥做牵线人,帮主你哪来这么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儿?”

      在众人的笑声中,濮阳维又忽然记起一事,他庄重问道:“浩堂主,此次大仇已报,你是否准备回去,重整江北绿林道?”

      浩飞毫不考虑的道:“不回去了!‘冷云帮’便是本堂主新启的基业,而回雁山庄,便是老夫永远的家,江北绿林道,但愿将来会有一个更杰出的人物,出来领导。”

      他一言出口,“冷云帮”之人又继续欢呼起来……众人的情绪稍稍平息之后,濮阳维已令“黑水一绝”孙寒,“七煞剑”吴南云二人,率十二红巾快马回山,先行布置一切,但却又严嘱对外莫张扬出去……二人领命去了,其它各人,亦略作休息,准备立即启程……淮阳山,落月峰,回雁山庄,内外洋溢一片喜气。八个巨大的灯笼挑在大开的庄门之外,四处张灯结彩,人语喧哗。每个“冷云帮”帮众的面孔上,都洋溢着满面喜色。

      是的,今天正是帮主濮阳维,与三个倾绝天下的美丽少女,永订鸳盟的大喜之日啊……更何况,鼎鼎大名的五台派第一高手,“冷云帮”刑堂堂主“七煞剑”吴南云,也与“青蝶”秦柔柔在今日成婚呢?

      尽管“冷云帮”人极力保密,然而,风声却仍然传扬了出去。

      于是各地有头有脸的武林人物,均纷纷或亲临道贺,或赠送贺礼。

      这其中,竟有领袖天下武林的少林派掌门方丈,所赠送的两对紫玉佛,及武当派苦樵上人的亲临道贺。

      尤其武当一派,竟能化解旧隙,与“冷云帮”言归于好,更由当日与濮阳维交过手的苦樵上人亲临致贺,这份崇敬与含意,亦是十分深长了……。

      濮阳维与吴南云二人,亲自出面招待四处闻风而来的武林人物,忙得几乎连气也透不过来,“八臂神煞”顾子君及各堂堂主,亦忙着筹划布置一切,东奔西跑,毫无闲暇。

      在“流翠楼”中……四个天仙般的美人儿,正穿戴着凤冠霞披,由二十余名侍女丫鬟梳妆伺候着。四个美人儿,每个人都是那么娇艳,那么秀丽,真使见者无不赞不绝口,羡慕二位新郎官的艳福不浅。

      她们便是“白雁”白依萍、“绿娘子”方婉、及“粉面罗-”徐妍容,与“青蝶”秦柔柔。四人羞涩而欣悦的悄悄瞥视着对方,及至目光一对,又禁不住由衷的微笑起来。

      是的,这四位艳绝一方的少女,都在深深的为自己庆幸,能与自己挚心所爱之人永缔连理,还有什么比这更能令人高兴的呢?

      这时白依萍忽然低声向方婉道:“方姊姊,我真恨为什么不早些日子看到你……。”

      方婉亦回眸一笑道“妹妹,你真好,难怪维哥哥这么喜欢你……妹妹你不会恨我吧?”

      白依萍纯洁的一笑,说道:“一点也不,以后,咱们姐妹可以整天侍候维哥哥,整天瞧着他,伴着他,因为,他爱我们,我们也爱他,不是吗?”

      方婉与徐妍容都满足而欣慰的笑了。

      是的,她们为什么不欣喜若狂呢?

      白依萍喃喃的道“维哥哥将永远不会离开我们,他说的,这是永远……”

      这太多的甜蜜与幸福,已深深的滋润着三人的心扉。

      坐在厅里面的秦柔柔,此刻以大姐的口吻说道:“三位妹妹,你们尽量放松情绪,不要太紧张了,听说天山、华山各派,已有大批贺喜的人来了呢!”

      白依萍憨笑着说道:“是的,我的师兄师姐与师妹都来了,只是师父他老人家因为伤残在身,所以不能亲至……”

      “绿娘子”方婉低下头去,脸蛋嫣红欲滴,没有说话。

      “青蝶”秦柔柔,转眸向三人一瞥,笑道:“听小翠说,“天山派”的人最多,除了掌门人‘云雪老人’未到外,所有门下弟子,差不多已来了十之六七,连铁姥姥也亲自赶来……”

      四人轻声的谈笑着,她们心中充满了喜悦与兴奋。

      因为,今天是她们迈进人生另一个阶段的日子,而这个阶段,是人人都将经历的。

      有的人会因此而痛苦,有的人却也会因此而得到无比的美满与幸福。

      无疑的,“流翠楼”中的这四位绝色的美人,都是能够得到幸福的……这理由十分简单,便是,与她们共同迈入这个人生过程中的伴侣,正是她们早已深深熟悉的,热爱的……大家喝着酒吃着菜,尽情的狂欢,放怀的痛饮,每个人都祝贺着今日的六位新人。

      这是衷心而诚挚的,因为这些新人,有如红花绿叶,配衬得多么完美,而在平时更是各人心目中所崇拜的偶像……;匮闵阶械姆可嵋嘧÷巳,四周来往着无数的人潮,全庄的“冷云帮”弟子,完全出动招待,警戒。澈夜通明的灯火,照耀得四周如同白昼,鞭炮声更是连绵不绝,欢愉的气氛,洋溢在空气里,充斥在酒筵中,浮现在每个人的面孔上……。

      盛大的婚礼,已在夜幕初降时举行了,凡是较有名望的武林人物,及天山、华山两派的来宾,全都与“冷云帮”各席首座,及内外三堂堂主参加。

      他们无不盛赞,每一位新人的俊逸超拔,与四位新娘子的美艳绝世的风姿。

      自然,这其中尤以“玉面修罗”濮阳维的三位新婚妻室,更博得了来宾们由衷的夸誉与赞扬。

      夜深了。

      全庄却仍然喧闹不绝,喜气弥漫……。

      “七煞剑”吴南云与“青蝶”秦柔柔二人,在各人的护送下,进入新拨给他们,题名为“燕轩”的精舍内去。

      而濮阳维,与白依萍、方婉、徐妍容三人则以“流翠楼”为新房。

      他“她”们一到了“流翠楼”前,濮阳维即回身向亲送各人来此的,“八臂神煞”顾子君、“黑水一绝”孙寒、“生死判官”褚千仞、“双连掌”浩飞及伍百修、秋月大师、“独臂金轮”石鲁、两大护法,与“大力尊者”长揖道谢。

      忽然,他似想起了件事,微微一笑,向顾子君道:“顾堂主,那‘黑衣玉虎’赵砚池,明晨可遣人送他下山,近日来他受的折磨,已可抵偿他所为的罪孽了。”

      自来神色严峻的“八臂神煞”顾子君,此刻亦豪迈的,大笑道:“帮主,本座遵命,还有,明日天山、华山两派的亲家们,自有本座及各堂堂主,出面照拂,帮主可晚些出来。”

      “双连掌”浩飞哈哈一笑道:“帮主,三位夫人,春宵一刻值千金,本座等便不打搅了!”

      说罢,各人齐皆躬身行礼。

      “大力尊者”勒烈行倚老卖老的道:“好了,咱们便告辞吧,须知虽在冬夜,春宵却苦短呀。”

      各人又是连声大笑,乃纷纷肃身告退。

      濮阳维望着澄朗而清寒的苍穹,长长吸入一口气,回头向三位娇妻道:“三位娘子,便请登楼安寝,在下此刻,真个只羡鸳鸯不羡仙了……”

      白依萍眨了一眨那双水翦似的双瞳,嫣然一笑道:“维哥哥,我们好高兴!”

      濮阳维向白依萍及方婉、徐妍容一笑道:“三位娘子,自今日起,应该称呼在下为夫君了……”

      此言一出,这三位秀绝人间的姑娘,俱不由面色嫣红,娇羞欲滴。

      方婉及徐妍容更甜蜜而娇刁的笑道:“行了,我的夫君。”

      濮阳维幸福的一笑,又俏皮的道:“在下重说一遍,请三位娘子登楼,勒老前辈说得对,冬夜虽长,春宵却短呢。”

      三女俱不由轻轻一啐,羞答答的进入“流翠楼”中。

      四条人影,缓缓的消失于那青纱门之内,那门,又逐渐合拢……。

      此情此景,不正是“谁为解语来香帷”的写照吗?

      天上的寒星俏皮的眨着眼睛,彷佛在笑,四周悬挂的彩灯亦在轻轻摇晃,淡红的光辉,微微闪动,映着每个人欢愉的心,“流翠楼”的灯火,亦逐渐熄灭了……。

      楼上的人儿,该有一个新的人生了,是的,新的人生……。

      (全书完)

      为您推荐
      <th id="8xqfv"><pre id="8xqfv"><rt id="8xqfv"></rt></pre></th>
    3. <button id="8xqfv"><acronym id="8xqfv"></acronym></button>
        <rp id="8xqfv"><ruby id="8xqfv"><input id="8xqfv"></input></ruby></rp>

      1. <th id="8xqfv"><pre id="8xqfv"></pre></th>
        <em id="8xqfv"><tr id="8xqfv"></tr></em>

      2. <button id="8xqfv"><acronym id="8xqfv"></acronym></button>

        <rp id="8xqfv"><object id="8xqfv"></object></rp>
        <li id="8xqfv"><acronym id="8xqfv"></acronym></li>

        <dd id="8xqfv"></dd>
        北京快三北京快三网址 吉林长春 | 吉林长春 | 六盘水 | 澳门澳门 | 仁怀 | 崇左 | 燕郊 | 北海 | 仁怀 | 达州 | 济南 | 临沧 | 五指山 | 榆林 | 阿里 | 德阳 | 醴陵 | 海门 | 澄迈 | 曹县 | 安康 | 盘锦 | 图木舒克 | 塔城 | 丽江 | 东阳 | 惠州 | 三明 | 伊犁 | 济南 | 青州 | 济源 | 姜堰 | 绍兴 | 大连 | 荆州 | 贺州 | 双鸭山 | 保山 | 兴安盟 | 韶关 | 青州 | 肇庆 | 雅安 | 潮州 | 永康 | 自贡 | 山西太原 | 洛阳 | 图木舒克 | 临沧 | 安徽合肥 | 贺州 | 青海西宁 | 德阳 | 随州 | 焦作 | 陵水 | 铁岭 | 宁德 | 宝鸡 | 万宁 | 嘉兴 | 章丘 | 忻州 | 葫芦岛 | 曲靖 | 芜湖 | 宁波 | 襄阳 | 金华 | 新余 | 慈溪 | 保定 | 海南海口 | 厦门 | 庄河 | 浙江杭州 | 德宏 | 辽源 | 济南 | 晋江 | 舟山 | 咸阳 | 临沂 | 鄂尔多斯 | 澳门澳门 | 洛阳 | 潮州 | 克孜勒苏 | 澳门澳门 | 荆州 | 乳山 | 烟台 | 仁怀 | 齐齐哈尔 | 醴陵 | 赣州 | 黔东南 | 兴安盟 | 乌兰察布 | 定西 | 大庆 | 白山 | 阿里 | 东海 | 伊犁 | 百色 | 伊犁 | 滨州 | 汉中 | 龙岩 | 吴忠 | 临沂 | 洛阳 | 汉川 | 巢湖 | 海南 | 五指山 | 寿光 | 岳阳 | 宜昌 | 厦门 | 驻马店 | 黔南 | 东方 | 如东 | 三亚 | 永康 | 喀什 | 三亚 | 大丰 | 厦门 | 宁国 | 石嘴山 | 垦利 | 库尔勒 | 汉中 | 云南昆明 | 诸城 | 灌云 | 台州 | 延安 | 资阳 | 甘南 | 乐清 | 嘉善 | 商丘 | 延安 | 钦州 | 阜新 | 泗洪 | 山南 | 东营 | 兴安盟 | 高雄 | 七台河 | 大兴安岭 | 宜宾 | 运城 | 晋中 | 山西太原 | 辽宁沈阳 | 滕州 | 湛江 | 济南 | 台中 | 惠州 | 柳州 | 德清 | 自贡 | 浙江杭州 | 海东 | 天水 | 克拉玛依 | 保定 | 宁德 | 丽水 | 霍邱 | 营口 | 锡林郭勒 | 黄山 | 武威 | 吐鲁番 | 如皋 | 河源 | 台北 | 沧州 | 渭南 | 延安 | 伊犁 | 厦门 | 汝州 | 扬州 | 明港 | 邵阳 | 白沙 | 来宾 | 溧阳 | 济南 | 鹤壁 | 雄安新区 | 宿迁 | 阿勒泰 | 固原 | 库尔勒 | 温岭 | 玉环 | 安庆 | 运城 | 库尔勒 | 南京 | 正定 | 三门峡 | 明港 | 泉州 | 神农架 | 枣阳 | 武威 | 抚顺 | 乌海 | 黔东南 | 淮南 | 辽源 | 顺德 | 日照 | 和田 | 柳州 | 巴音郭楞 | 金昌 | 安康 | 保亭 | 汕尾 | 广州 | 北海 | 临夏 | 巴中 | 四平 | 渭南 | 东海 | 湘潭 | 大连 | 朝阳 | 攀枝花 | 济宁 | 甘孜 | 东莞 | 宜昌 | 武安 | 泰兴 | 宁夏银川 | 曹县 | 咸阳 | 遂宁 | 建湖 | 株洲 | 仙桃 | 河北石家庄 | 玉溪 | 锡林郭勒 | 泰安 | 延边 | 桓台 | 燕郊 | 晋中 | 蓬莱 | 株洲 | 苍南 | 崇左 | 招远 | 曲靖 | 浙江杭州 | 庆阳 | 天长 | 库尔勒 | 鸡西 | 阳江 | 江苏苏州 | 日喀则 | 三明 | 通化 | 莱芜 | 单县 | 明港 | 怒江 | 甘南 | 淄博 | 上饶 | 广汉 | 金坛 | 资阳 | 公主岭 | 山南 | 喀什 | 牡丹江 | 咸宁 | 昌吉 | 漯河 | 大丰 | 德清 | 开封 | 乳山 | 崇左 | 池州 | 武安 | 天水 | 延边 | 毕节 | 醴陵 | 聊城 | 铁岭 | 张家界 | 驻马店 | 宜都 | 郴州 | 宣城 | 珠海 | 定州 | 甘南 | 苍南 | 伊犁 | 桐城 | 苍南 | 黔西南 | 三河 | 定州 | 宜春 | 濮阳 | 阳江 | 湛江 | 六安 | 宜都 | 汕尾 | 佳木斯 | 汕头 | 大理 | 临汾 | 建湖 | 伊春 | 随州 | 保定 | 四川成都 | 防城港 | 阿拉善盟 | 东阳 | 济宁 | 自贡 | 日照 | 保亭 | 铜陵 | 姜堰 | 黄山 | 延安 | 扬州 | 延安 | 固原 | 儋州 | 红河 | 香港香港 | 迪庆 | 陵水 | 荆州 | 保定 | 铁岭 | 哈密 | 宝应县 | 伊犁 | 安阳 | 江门 | 黔东南 | 姜堰 | 江门 | 莱芜 | 盐城 | 阳江 | 章丘 | 保定 | 铜陵 | 和县 | 正定 | 营口 | 蚌埠 | 安庆 | 保亭 | 玉溪 | 漯河 | 台湾台湾 | 新疆乌鲁木齐 | 七台河 | 滨州 | 清徐 | 泰安 | 莒县 | 兴安盟 | 馆陶 | 湘潭 | 林芝 | 吕梁 | 保山 | 五家渠 | 海丰 | 黄石 | 廊坊 | 莱州 | 达州 | 海丰 | 昆山 | 临汾 | 文昌 | 驻马店 | 衡阳 | 邵阳 | 张掖 | 长垣 | 通辽 | 泰兴 | 忻州 | 林芝 | 海丰 | 通化 | 锦州 | 河南郑州 | 赤峰 | 荣成 | 天水 | 阜阳 | 晋中 | 济南 | 保定 | 汉川 | 济宁 | 惠东 | 南平 | 大庆 | 长治 | 台南 | 佛山 | 海门 | 广元 | 喀什 | 乌兰察布 | 铜仁 | 河南郑州 | 嘉兴 | 蚌埠 | 塔城 | 德宏 | 鄢陵 | 莒县 | 中卫 | 双鸭山 | 宜宾 | 柳州 | 包头 | 内蒙古呼和浩特 | 库尔勒 | 仁寿 | 怀化 | 香港香港 | 湘潭 | 泰安 | 昭通 | 阜阳 | 大同 | 基隆 | 瑞安 | 乐平 | 台湾台湾 | 文昌 | 酒泉 | 吐鲁番 | 柳州 | 顺德 | 昌吉 | 七台河 | 南京 | 延安 | 威海 | 荆州 | 永康 | 泰安 | 昌都 | 舟山 | 锡林郭勒 | 衢州 | 新沂 | 鞍山 | 迪庆 | 昆山 | 阳春 | 德阳 | 江门 | 扬州 | 章丘 | 嘉峪关 | 荆门 | 榆林 | 图木舒克 | 黑河 | 信阳 | 馆陶 | 丽水 | 绥化 | 呼伦贝尔 | 南京 | 厦门 | 三河 | 昌都 | 泰州 | 赤峰 | 商丘 | 涿州 | 葫芦岛 | 漳州 | 漳州 | 临汾 | 临汾 | 中山 | 石嘴山 | 鹰潭 | 娄底 | 河北石家庄 | 安康 | 眉山 | 吕梁 | 中山 | 台北 | 东台 | 莆田 | 三门峡 | 寿光 | 大兴安岭 | 单县 | 浙江杭州 | 台南 | 海拉尔 | 那曲 | 博尔塔拉 | 来宾 | 庆阳 | 馆陶 | 石狮 | 濮阳 | 大庆 | 秦皇岛 | 新沂 | 那曲 | 瑞安 | 阿勒泰 | 内蒙古呼和浩特 | 舟山 | 台州 | 浙江杭州 | 玉林 | 长治 | 襄阳 | 台中 | 黑河 | 红河 | 白山 | 大同 | 娄底 | 惠东 | 永新 | 马鞍山 | 红河 | 黑河 | 遂宁 | 仁怀 | 梅州 | 铜仁 | 新余 | 汕尾 | 江西南昌 | 镇江 | 武夷山 | 佳木斯 | 琼海 | 崇左 | 图木舒克 | 海安 | 保亭 | 朔州 | 三亚 | 荆州 | 张北 | 商洛 | 昆山 | 曹县 | 汉川 | 钦州 | 宁波 | 杞县 | 驻马店 | 遂宁 | 河南郑州 | 绵阳 | 铜陵 | 四平 | 衡水 | 新沂 | 青海西宁 | 安徽合肥 | 九江 | 龙岩 | 咸阳 | 永新 | 兴化 | 文山 | 宜昌 | 海南 | 日土 | 东阳 | 玉环 | 鄂尔多斯 | 益阳 | 义乌 | 阿拉善盟 | 郴州 | 湘潭 | 诸暨 | 铜陵 | 禹州 | 咸阳 | 枣阳 | 神农架 | 沛县 | 安阳 | 内蒙古呼和浩特 | 巴彦淖尔市 | 安阳 | 霍邱 | 诸城 | 三亚 | 楚雄 | 临沂 | 宜都 | 宿迁 | 香港香港 | 荆门 | 海拉尔 | 宁波 | 眉山 | 沧州 | 杞县 | 运城 | 阳泉 | 崇左 | 石嘴山 | 沭阳 | 黄冈 | 石河子 | 岳阳 | 遵义 | 天门 | 湖州 | 山南 | 临海 | 甘南 | 临沧 | 普洱 | 葫芦岛 | 辽阳 | 七台河 | 德清 | 高雄 | 马鞍山 | 云南昆明 | 洛阳 | 淮北 | 五指山 | 汕头 | 芜湖 | 池州 | 克孜勒苏 | 普洱 | 任丘 | 娄底 | 连云港 | 燕郊 | 塔城 | 普洱 | 中山 | 山西太原 | 锦州 | 抚顺 | 惠东 | 常德 | 曲靖 | 保亭 | 诸暨 | 鄢陵 | 明港 | 宁夏银川 | 大庆 | 仙桃 | 通化 | 那曲 | 孝感 | 安康 | 台中 | 庆阳 | 泰兴 | 沭阳 | 海拉尔 | 安阳 | 定州 | 阿拉善盟 | 平顶山 | 阿克苏 | 红河 | 中山 | 河源 | 宁夏银川 | 沭阳 | 宁波 | 阿拉善盟 | 长葛 | 三沙 | 洛阳 | 章丘 | 曲靖 | 毕节 | 吉安 | 仁寿 | 固原 | 莒县 | 萍乡 | 宣城 | 济源 | 宿州 | 莱芜 | 三河 | 内蒙古呼和浩特 | 长治 | 昌吉 | 凉山 | 嘉兴 | 七台河 | 渭南 | 信阳 | 镇江 | 防城港 | 泸州 | 吉安 | 博尔塔拉 | 济源 | 宁国 | 安阳 | 河北石家庄 | 山南 | 涿州 | 玉溪 | 神木 | 迪庆 | 海南海口 | 河池 | 眉山 | 丹东 | 天门 | 云南昆明 | 台州 | 龙岩 | 安吉 | 鸡西 | 咸阳 | 商丘 | 宁波 | 双鸭山 | 鸡西 | 衢州 | 潜江 | 陇南 | 宿州 | 博尔塔拉 | 东莞 | 巴彦淖尔市 | 枣庄 | 西双版纳 | 滨州 | 秦皇岛 | 万宁 | 咸阳 | 临夏 | 石狮 | 灌南 | 德清 | 金华 | 盘锦 | 建湖 | 常州 | 平凉 | 巴音郭楞 | 聊城 | 忻州 | 芜湖 | 来宾 | 东营 | 锡林郭勒 | 临猗 | 阿拉尔 | 屯昌 | 洛阳 | 泰州 | 六安 | 清徐 | 定州 | 黑龙江哈尔滨 | 大理 | 甘南 | 大庆 | 武安 | 商洛 | 海丰 | 赤峰 | 海丰 | 赵县 | 达州 | 固原 | 吉林 | 五家渠 | 保山 | 宁德 | 泸州 | 台湾台湾 | 浙江杭州 | 兴安盟 | 牡丹江 | 苍南 | 巴音郭楞 | 泰安 | 包头 | 包头 | 黄石 | 德清 | 定西 | 吉安 | 慈溪 | 江苏苏州 | 宜都 | 开封 | 辽宁沈阳 | 安吉 | 滁州 | 渭南 | 保定 | 宜都 | 招远 | 常德 | 南安 | 桓台 | 四平 | 佛山 | 随州 | 南京 | 惠东 | 惠州 | 河池 | 连云港 | 长治 | 大兴安岭 | 韶关 | 潮州 | 张家口 | 武夷山 | 贵港 | 丽江 | 深圳 | 益阳 | 宝鸡 | 绥化 | 潍坊 | 钦州 | 涿州 | 兴安盟 | 陵水 | 松原 | 齐齐哈尔 | 湖州 | 长垣 | 鹤壁 | 忻州 | 荣成 | 曲靖 | 黄石 | 滁州 | 商洛 | 许昌 | 酒泉 | 黑河 | 博罗 | 泗阳 | 固原 | 长治 | 黔南 | 吉林 | 顺德 | 岳阳 | 澄迈 | 江苏苏州 | 海宁 | 东方 | 雅安 | 鹤壁 | 娄底 | 鹤岗 | 肇庆 | 咸阳 | 咸阳 | 保定 | 日照 | 嘉峪关 | 嘉峪关 | 天长 | 张家界 | 白银 | 滕州 | 湖北武汉 | 桓台 | 娄底 | 高密 | 临猗 | 陇南 | 铜川 | 来宾 | 锦州 | 张家界 | 滨州 | 宝鸡 | 沧州 | 黄冈 | 黑龙江哈尔滨 | 池州 | 兴化 | 崇左 | 淄博 | 三门峡 | 和县 | 淄博 | 河北石家庄 | 伊春 | 琼海 | 漯河 | 河北石家庄 | 巢湖 | 内江 | 公主岭 | 瓦房店 | 库尔勒 | 温岭 | 枣阳 | 贵港 | 乌海 | 达州 | 孝感 | 阿拉善盟 | 燕郊 | 张家口 | 燕郊 | 通辽 | 玉树 | 博罗 | 周口 | 荆州 | 寿光 | 保山 | 鸡西 | 保定 | 肇庆 | 湘西 | 清徐 | 唐山 | 阿里 | 荣成 | 三沙 | 嘉峪关 | 金华 | 邳州 | 灌云 | 吉林 | 河池 | 建湖 | 洛阳 | 梅州 | 济宁 | 沭阳 | 咸宁 | 赵县 | 黄南 | 海南 | 宜宾 | 内蒙古呼和浩特 | 巴彦淖尔市 | 仙桃 | 通辽 | 张家口 | 宁波 | 广西南宁 | 青海西宁 | 黔南 | 文山 | 溧阳 | 阿坝 | 吕梁 | 常德 | 安吉 | 六安 | 贵港 | 铜陵 | 茂名 | 信阳 | 昌吉 | 海南 | 龙岩 | 章丘 | 大庆 | 灌南 | 马鞍山 | 吐鲁番 | 朔州 | 临猗 | 扬中 | 垦利 | 台湾台湾 | 招远 | 自贡 | 台山 | 嘉兴 | 四川成都 | 鞍山 | 乐山 | 揭阳 | 黔西南 | 鄂州 | 香港香港 | 靖江 | 包头 | 阿拉善盟 | 营口 | 桓台 | 抚顺 | 大丰 | 抚州 | 枣庄 | 保定 | 琼中 | 怒江 | 涿州 | 遵义 | 普洱 | 泸州 | 惠东 | 南京 | 湘西 | 濮阳 | 大丰 | 聊城 | 桓台 | 铜陵 | 昌吉 | 大兴安岭 | 广西南宁 | 沛县 | 丹东 | 南平 | 桐城 | 沛县 | 博尔塔拉 | 哈密 | 安康 | 巢湖 | 海西 | 雅安 | 乐山 | 克拉玛依 | 许昌 | 沧州 | 梅州 | 大庆 | 东阳 |